Sunday, 30 August 2009

My Big Brother

哥哥

我父亲教育孩子的方法比较粗暴。基本上操起什么棍子腰带就打。大哥和我都挨了不少打。我性格还温和些,大哥脾气比较硬,自小打多狠都不叫,也�泪。他们俩平时基本上没话,仇人似的。

父亲过世的时候我不在。到家父亲已经入土了。我们跪在父亲坟前烧纸,大哥泪流不止。从没见他那么流泪。大哥说父亲临去的时候说最后悔的是对孩子太严厉;去了,心里空落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