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20 March 2009

My Group Leader and My Group

拷问我们民族灵魂的一部作品。庄严而戏谑,圣洁而肮脏;充斥着神性和不羁。和我们的民族一样,磕磕绊绊的勇往直前。

真正伟大的作品。莎士比亚也很难拿出东西来跟兰小龙的这个比;不是莎士比亚的才能不及兰小龙,而是他背后的民族,不及我们这个民族美丽,不及我们这个民族丑陋,不及我们民族勇敢,不及我们民族懦弱——不及我们民族这么不可理喻,这么充满了神性,这么卑贱。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扯淡的民族但是个实体,就像我们脚下的大地一样,是个实体,说什么都不要紧,都无关紧要,这个实体在那里,千年万年都是个实体。

这个伟大的时代!泥沙齐下,鱼龙混杂;肮脏的空气里没有干净的人心。这个时代伟大得扯淡;生机勃勃不可遏制,饿狗一样扑向死亡,参透生死,也参透是非;活的力量!

当然这个伟大的作品真是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,也是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能吼出来的像样的一声。你知道烈士和小丑总是走在同一条道路上,他们相伴相生,如影随形,他们的灵魂有时还串门,别说别人分不清,自己都分不清。有什么要紧呢?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就这么糊了八突地过吧,我们这个让人恨的发狂,也爱的发狂的民族。

1 comment:

wowosky said...

里面的人很疯狂、很脏,总在崩溃的边缘。看不下去,也许是我不能接受这种真实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