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21 August 2007

混沌之死

宇宙里的第一个神,名字叫混沌。混沌这个神,据山海经的说法,是火红的,没有五官七窍,混沌一团。那时候还没有时间,不能问那个时刻之前的事。和绝对温度相似,降到了绝对零度,什么都不动了,万物静止。时间也是如此,绝对时间为零的时候,没有以前。混沌基本生活在那个时候。

尽管绝对时间为零,山海经照样说故事。山海经基本不屌爱因斯坦那一套,照样说他的故事。有时候山海经甚至不屌苏格拉底那一套,基本逻辑也不讲,因此故事有穿帮的时候。这也是山海经非常可爱的地方。

混沌那时候不痛苦,也不快乐,不恼怒,不欣喜。混沌对人类所有的情感说不,因为她没有五官七窍,不感觉,也不表达。她当然对性别说不,因为当时就她一个,阴阳未分,说男说女都没所谓,也无意义。这种人如若放在当代真酷死了,李宇春都比不上。混沌所在的那个时候,宇宙创生只是个打算,还没有付诸行动。混沌无所不包,无所不有;除了她自己,什么都没有,没有光,这也是她没有眼睛的原因。王小波看到混沌一定会说,穷光蛋,没文化。但王小波根本看不到混沌。混沌也没耳朵听不到王小波的话。混沌是挺混的,但找不到其他的神打架,当然她也不找。

这时候出现了两个精灵,一个叫倏,一个叫忽。之所以是两个,是因为他们要进行一场对话。倏、忽都属于混沌,不是独立的个体,不然的话,混沌就不混沌了,违反了混沌的性质。倏忽对话的时候,耶和华上帝心里也在盘算,说要不要创个世界呢?这是一个问题。作为精灵,倏忽的籍贯是中国,他们的思想浸润着百善孝为先的观念。首先倏忽认定混沌是他们的父母,至于是父还是母就难讲了。他们曾经问过混沌,但混沌没有耳朵自然听不见,即使听见了没有嘴巴也说不出。倏说,咱爸妈太可怜了,没有七窍,比聋子和瞎子和哑巴还惨。倏说,那我们把她把七窍凿出来吧,让她也能享受这美丽的黑黑的世界。倏忽说到这里的时候,耶和华也拿定了主意。

于是倏忽动工了。先凿的是眼睛。耶和华上帝说,光是好的。这时候混沌的第一只眼睛被倏忽DIY出来了,一束光从混沌的眼睛射出。于是就有了光。从此有早晨,有夜晚。这是第一日。

倏忽开始凿鼻孔。耶和华说,空气是好的。这时候第一个鼻孔通了,里面流出了好多好的水,水流的不那么猛地时候,开始喷气。耶和华说,要分水为上下。倏忽听到了但什么也没有做。混沌还根本听不见。但水就真的在下面,气在上面了。这就是耶和华神奇的地方,他早就明白引力是怎么回事了。混沌边喷气边流鼻涕。这是第二日。

到了第三天,混沌的鼻涕流的到处都是。耶和华说,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,使旱地露出来。倏忽和耶和华也不怎么熟,基本不怎么认识。倏忽心想你谁啊,要这要那,谁欠你的啊,就埋头凿混沌的耳孔。第一个耳孔凿出来的时候水也流到了低洼处,形成了海。耶和华还看到混沌刚刚挖出的耳屎,很象他理想中的植物,个从其类,就说,这是好的。他们三个都收工了。这是第三日。

第四天继续凿。倏忽发现不怎么对称,单边一个太难看了。就开始凿第二个眼睛。第二只眼睛还没全凿好的时候,耶和华发现第二个比第一个小,就叫第一个为大光,第二个为小光。都是好的。他就回家洗洗睡了。倏忽接着凿。眼睛是精细活,容不得半点马虎,加班也在所不惜。这是第四日。

第五日接着凿耳朵,没那么多鼻涕流出,但还在流。倏说,爸妈不是感冒了吧?忽说,流点鼻涕没关系,会好的。耶和华也说,都是好的。这是第五日。

第六天耶和华很疲倦了,刚出来溜达了一会,就累了。回去休息。梦见理想中的生物,个从其类;都是好的,耶和华在梦里说。倏忽加紧凿耳孔,挖出了更多的耳屎。倏忽说爸妈的耳屎多少年不掏了?那得多堵得慌啊,弄不好还会失聪。他们哪知道混沌很痛苦。混沌以前没痛苦过,很不熟悉这种感觉,开始还觉得很新奇;过了几天后觉得简直太痛苦了。她眨眼睛吸鼻子,倏忽都浑然不
觉。混沌心想这两个龟儿子,比老子混沌还混沌。这是第六日。

第七日耶和华病了,浑身无力,不想出工了。于是他把这一天定为休息日,又叫礼拜日,又叫星期天。这一天只许休息。但倏忽不遵守这个。倏忽说,敢情不是你的父母,你的父母没有嘴巴,你休息的安心吗?耶和华昏昏沉沉,根本没有精力再争辩,就由着他们去。其实就算耶和华没病,真打起来,结果怎么样都难说,人兄弟是两个,手里还拿着凿子和锤子;再说还有混沌在后面镇着
呢。倏忽继续帮混沌凿嘴巴。这一天快过去的时候,按人类的说法,是那个夕阳惨淡的黄昏,混沌的嘴巴凿好了。混沌沉默了不知多少亿万都不止的时间,转眼也不过倏忽一瞬,当有了嘴,会说些什么沉默中不能说的话?混沌此时,张了张嘴,这是这张嘴第一次使用,也是最后一次,说,I——,就死去了。这唯一的一个字,混沌的临终遗言,倏忽听到的还是不一样的。倏听到的是爱。
忽听到的是唉。耶和华在梦中听到的是I。倏忽是中国人,对英格丽西不敏感。倏说,爸妈最后的遗言是爱,我们懂得爱吗?我们爱了吗?我们被爱了吧?他陷入了思考。忽说,不是爱,而是唉,一声叹息,爸妈都觉得顶没劲,才死去的。他们没有争论,因为他们好像离得很近,实际却很远,他们的距离在时间上。他们是时间点上的来和去,彼此相守,彼此相离。他们也死了,死在自己的故国——中国。他们也可以说是永生,长存在自己的故国——中国。每时每刻,他们一个说爱,一个说唉。也有人跟这他们说,比如孔子跟着倏说爱,老子跟着忽说唉。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两者都说的。他们在爱和唉之间摇摆,因此丧失了自我。耶和华记住了I,并将这个字传给了他的子民。耶和华的子民在西方繁衍生息。倏忽的子民在东方。个从其类,用耶和华的口头禅说,都是好的;用孔子的话说,是,不亦悦乎?老子在他的专著道德经里,讲述了这个过程: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一、二、三简单的数字,包含多少神人的血泪。

1 comment:

bluesunwind said...

t+,倏,爱,孔子,
t-,忽,哎,老子。

你真行。